31小说网 >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 >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81-88章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81-88章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 | 第81~82章

第81章

楚梦瑶心中一跳,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当日代无常被其一记眼神杀击飞的画面,其他不说,那一幕确实是令她印象深刻,也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领略到天阶岛修炼者的强大——眼神杀这种东西在世俗界是当笑话讲的,哪知道天阶岛这帮人居然真把它变成了杀人技,彼此层次的悬殊差距,可见一斑。

控云术!

面对这种级数的对手,楚梦瑶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毫不犹豫用云雾笼罩住自己和休颜儿,这样一来对方看不到自己,想必眼神杀之类的招式应该就没什么效果了。

“哦?倒是有点门道。”

吴刑见状微微挑了挑眉,控云术这种硬霸手段出现在一个天阶大圆满的新人弟子身上,确实足以令人刷新三观,毕竟真要说起来,这可是元婴期灵兽的看家天赋啊!

饶是以吴刑的实力,都无法直接洞穿控云术的这层浓厚云雾,五感受阻,神识受阻,区区一介天阶大圆满能够在他面前做到这一步,实属匪夷所思。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吴刑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眼睛微微一眨,浓厚的云雾随之便多出一道醒目的空洞,俨然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给击穿了,正是眼神杀。

只是,并没有击中楚梦瑶和休颜儿。

吴刑不以为意,因为无法靠五感和神识锁定,这本来就是碰运气的事情,既然一次不行,那就多来几次,反正眼神杀对现在的他而言,已经算不上什么负担了。

呼!呼!呼!

吴刑心念一动,挡在面前的云雾顿时又多了十来道醒目的空洞,给人感觉真的就只是眨眨眼,就把楚梦瑶压箱底的控云术破得千疮百孔,这是毫无悬念的等级压制。

在真正悬殊的境界差距面前,一切所谓的底牌都是笑话。

“识相一点,我还可以考虑饶你一条贱命,女人。”

吴刑居高临下睥睨着躲在云雾之中的楚梦瑶和休颜儿,虽然暂时还没有被他眼神杀轰出来,但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也就是他需要活捉二人,否则真要是动真格的,云雾之中恐怕早已是两具支离破碎的尸体了。

没有回应。

“你应该知道这样下去是没有结果的,没人能犯了事还从灵玉堂逃出去,更不可能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与其负隅顽抗自讨苦吃,还不如省点力气,至少可以免些不必要的痛苦。”

吴刑仍然保持着上位者的风度。

但是很快,他那云淡风轻的表情就有点挂不住了,因为,还是没有回应。

吴刑脸色一沉,眼神杀随之火力全开,挡在面前的云雾瞬间被破得分崩离析,很快便维持不住自行消散,然而,眼前竟是空无一人。

“人呢?”

童师兄顿时愣住,刚才吴刑动手的时候,他其实就有意把守在身后的矿区出口,虽说他的实力跟吴刑无法相提并论,但仍然远远凌驾于楚梦瑶二人之上,十号矿区就这一个出口,楚梦瑶二人想要瞒过他的感知溜出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可是,十号矿区就这一个出口,如果没有从他身边溜出去,那么人呢?

“哼,倒是会耍心机。”

吴刑很快反应过来,既然面前见不到人,那自然是藏起来了。

修炼界其实不乏一些类似于隐身这样的特殊武技,只是,瞒过修炼者的眼睛很容易,想要骗过修炼者的神识感知却极难,这样的高明武技不是没有,但出现在一个天阶大圆满的新人弟子身上,可能性实在不大。

第82章

更何况,还带着一个天阶后期巅峰的休颜儿呢,总不能俩人都会这种隐匿身形欺瞒神识的手段吧?

吴刑蓦然脚下发力,踩踏之下一股强大的真气冲击波以他的脚为原点,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出,所过之处,地面尽皆受力隆起。

这还只是表象,事实上地底下的冲击远没有上面看起来这么温和,一些硬度不如灵玉的石头都硬生生被挤压破碎,如果换做是普通人,血肉之躯恐怕当场都要被压成一团肉泥,即便修炼者,也都必然非死即伤。

显然,他已经料定了楚梦瑶二人就藏在地底下。

这是唯一的可能性,如果不是她们二人自己就会隐匿身形欺瞒神识,那么能够做到人间蒸发的也就这一招了。

正常土地虽然对神识感知也有阻碍,但并不至于完全隔绝,尤其是无法隔绝吴刑这种强度的神识,但这里不一样,这里是矿区,哪怕是在这最边缘的十号矿区也是阵法森严,神识一探进去就如泥牛入海,根本得不到任何反馈。

这都还是轻的,万一触碰到核心禁忌,甚至还会受到致命的反噬,故而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在这里随便乱开神识,吴刑也不敢,所以才会用这种略带风险的手段去逼迫二人。

当然,这里所谓的风险不是针对他自己,而是一不小心也许会把楚梦瑶和休颜儿坑死在地底下,那对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来说可就麻烦了。

然而结果却出人意料,面前依旧是空荡荡一片,根本没有预想中将楚梦瑶二人逼出来的迹象,就好像这俩人真的就是趁着控云术的那段时间,从这十号矿区彻底人间蒸发了。

“不会真死了吧?”童师兄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次可是他在吴同天面前留下印象的大好机会,容不得半点差池,否则绝对得不偿失啊。

若只是弄死楚梦瑶倒还罢了,毕竟没什么背景且证据确凿,弄死也就弄死了,顶多就是少了一个抱牢吴同天大腿的机会,以后还有机会再找,可要是连着休颜儿一起弄死,万一上官家追究起来,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吴同天会保吴刑,却不会连带着把他也一起保下来,恰恰相反,为了平息上官家的怒火,反而很可能把他给推出来,成为吴刑的替罪羔羊。

永远不要高估任何一个上位者的节操,这是童师兄活了两百年总结下来的人生经验。

童师兄这边吓出一身冷汗,不过反观吴刑,却丝毫没有畏手畏脚的表情,一脸笃定道:“死不了,要是这点分寸都没有,我就不叫吴刑了,她们一定还在底下哪个地方躲着!”

“不可能啊,如果躲在这下面,以她们的实力不可能承受得住你刚才的冲击波啊?”

童师兄觉得匪夷所思,刚才的攻击强度绝对不弱,就算换做是他都未必能不声不响的承受下来,更别说区区两个连筑基都没有的天阶弟子了。

“也许刚好有灵玉挡住了。”

吴刑推测道,正常推断这也是唯一的可能性,灵玉不仅硬度比起一般的石头强得多,而且对于真气有着很高的亲和度,天然可以吸收掉一部分,毕竟真气本就是由灵气转化,算是同源。

所以只要楚梦瑶二人躲的地方,刚好有足够多的灵玉的话,是完全有可能安然躲过刚才那一道真气冲击波的。

“那我们怎么办?”

童师兄有些头痛了,以他的实力遇到这种情况,那真是一筹莫展了。

只不过,现在出面的不是他,而是吴刑。

“怎么办?这个简单,既然温和的方式不顶用,那我只好暴力一点了,说不定会辣手摧花,看她们的运气喽。”

吴刑冷笑一声,脚底之下再度涌动出一股强大的真气波动,而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外溢的真气波动带着明显的土黄色,这是土系武技的特征!

下一刻,原本死寂的十号矿区蓦然发出震颤,紧接着以吴刑所站的位置为原点,方圆百米之内猛地突起近百根令人瞠目的狰狞地刺。

土系武技,万枪!

童师兄连忙躲开这才堪堪逃过一劫,吓得心惊肉跳,这要是他动作慢上一点,连他都得跟着遭殃。

直到此刻他才回想起来,这位吴队最初加入三大阁的时候可是以土系天赋出名的,甚至一度得到某位土系大佬的青睐,几乎要被收为关门弟子,只是后来他潜心钻研吴家秘术,土系天才的光环这才被更具噱头的眼神杀之类给盖过去。

诚然,眼前的景象还远远配不上万枪这两个字的格局,但效果绝对出众,刚刚还不见踪迹的楚梦瑶和休颜儿这下直接就被逼了出来。

确实不出吴刑的预料,她们两个刚才就是躲在地底下,这还是从小卷卷熊身上受到的启发,小家伙每次出现都会留下几个全新的坑洞,而她们想要神识探索它的踪迹却被阵法阻隔,这才有了刚才利用控云术藏到地下的想法。

只可惜,她们没办法像小卷卷熊那样若无其事的贯穿阵法私通内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在地下躲一会儿,然后见机行事。

只是,吴刑不给她们这个机会。

一见二人被万枪逼出,吴刑二话不说冲过去直接作势就要锁楚梦瑶的喉,虽然从头到尾算不上有多麻烦,但他也确实也有点担心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吴同天要他秘密活捉楚梦瑶,一个最起码的要求就是机密行事,而现在虽说在场没其他人,可动静着实有点大了,留下太多的痕迹对他而言可不是好事。

装逼要看场合,他吴刑虽然装逼成瘾,可也知道眼下不是时候。

一旦吴刑认真起来,楚梦瑶顿时就压力山大,彼此悬殊的境界差距注定了她几乎毫无反抗之力,简简单单一个锁喉动作,她居然硬是反抗不了,奋起抵抗的凌云爪被吴刑随手挡下,下一秒,喉咙就已被吴刑单手死死锁住!

“坏人!放开我楚姐姐!”

休颜儿见状如同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就像之前争夺洞府对阵路奎狼的时候一样,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倏然一变,再无半点之前天真无邪的样子,反而如同一头受了刺激的人形灵兽。

见休颜儿毫无章法的朝自己扑过来,吴刑微微转头,一记眼神杀瞬间将其轰飞,而后继续单手锁死楚梦瑶。

不过,休颜儿被轰飞之后立马就又冲了回来,吴刑毫不犹豫又是一记眼神杀,然后,休颜儿又跟没事人一样冲回来。

“聒噪!”

吴刑顿时烦了,区区一介天阶后期巅峰高手来回在面前蹬鼻子上脸,换谁脸上都会挂不住,当即双目瞳孔疯狂回转,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随之透眼而出,瞬间将休颜儿笼罩其中。

前后不到半秒,刚刚还激动暴躁的休颜儿竟是毫无征兆的当场立扑,不知生死。

被单手锁喉的楚梦瑶见状顿时拼命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只听吴刑在那云淡风轻的装逼:“放心她还没死呢,不过中了我的一眼万年,短时间内是醒不来了,至于她这一睡要睡多久,是十天、一个月还是一年,又或者从此一辈子都醒不过来,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 | 第83~84章

第83章

一眼万年,跟眼神杀一样算是吴家眼睛秘术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门,论起实战效果,甚至比眼神杀还要令人忌惮得多,毕竟眼神杀只能把人击飞,未必能够造成多少实质性伤害,可一旦中了一眼万年,那是真不知道要沉睡多久。

最恐怖的,正如吴刑自己所说,那是真会沉睡到死的。

眼睁睁看着休颜儿倒下,楚梦瑶却被单手锁喉毫无抵抗之力,整个人再次被那种巨大的无力感包裹。

不甘!

那种强烈的不甘,足可令人窒息。

“挣扎?有用吗?”

吴刑单手提着无力反抗的楚梦瑶,冰冷的声音如同梦靥笼罩在楚梦瑶的头顶,令其如坠冰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窒息中一点点沉沦。

很快,楚梦瑶便失去意识,陷入昏迷。

“吴队还是下手不留情啊,果然是办大事的人。”

童师兄见状在后面一阵吹捧,不过这话倒也不完全是恭维,面对楚梦瑶这种级数的美女还能毫不犹豫辣手摧花,这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至少在狠辣这一项上,吴刑多少已经有了上位者的气象。

“哼,只要有了实力,有了地位,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吴刑嘴角得意上扬,斜眼看着手中钳制的楚梦瑶:“说起来这女人还挺有一手的,姿色也是绝佳,用来泼佟飞的污水,还真有点可惜了。”

“不可惜,吴队如果有意,其实可以用完之后把她收下,毕竟泼佟飞污水只是毁名声,身子还是干净的,做个侍妾还不错。”童师兄顺势做起了狗头军师,这种不需要成本的投其所好,不捡白不捡。

“嘿嘿。”

吴刑回头看了童师兄一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意会表情,其实根本都不用提醒,他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毕竟,这是雄性生物的本能啊。

“行了,收拾一下准备下一步吧。”

吴刑说着就准备将楚梦瑶和休颜儿打包带走,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没有任何征兆,他掐着楚梦瑶脖颈的那只手竟被一股莫名的吸力紧紧吸住,哪怕他发力都根本挪不开手,就好像铁器被一块巨大的吸铁石死死吸住了一般。

这还不算!

手被吸住之后,吴刑猛然发觉自己体内的真气竟开始不受控制往手上汇聚,从各处经脉源源不断,而后被这股莫名的吸力硬生生吸到楚梦瑶的身上,而且速度极快,仅仅不到一息的工夫,他体内流失的真气就已趋近一成!

“什么鬼?”

第84章

吴刑顿时都惊了,如果只是被吸收真气倒还罢了,虽然他不清楚楚梦瑶为什么能在昏迷无意识的状态下做到这种事情,但修炼界并不乏类似的功法武技,尤其一些邪派高手,甚至就是专门以吸取他人真气为生,可问题是,这是有上限的!

以彼此的实力差距,吴刑哪怕只是一成真气灌入,楚梦瑶恐怕都要当场爆掉,要知道别人的真气可比单纯的灵气更具攻击性,爆体而亡那可不是说说的,然而眼下的情形,如此之多的真气被吸进去之后竟是如泥牛入海,压根一点起码的反应都没有。

若只是这样倒还罢了,关键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一成,两成,三成……眼睁睁看着自己体内的真气如泄洪般被疯狂吸走,吴刑这下真的开始慌了,面对楚梦瑶这区区一介天阶大圆满高手,他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照这么下去先不说楚梦瑶自己会不会真气爆体,至少他绝对是完蛋了。

真气枯竭,那下场可是比真气爆体还要可怕啊!

后者无非一死,而前者却会从此成为废人,终身被伤痛折磨直至死亡,那是真的生不如死啊。

“吴队?吴队?”

身为旁观者的童师兄直到此刻都还没反应过来,从他的角度,除了吴刑表情有些狰狞之外其他并没有特别的征兆,他还以为吴刑在楚梦瑶身上施什么秘法呢,毕竟谁能想得到吴刑这种级数的高手居然会中楚梦瑶的邪?!

“帮……忙……”

吴刑几乎是咬着牙用最后的力气吼出了这两个字,作为一个高傲到骨子里的人,让他向童师兄这种从不放在眼里的人求救,可谓是奇耻大辱,但是没办法了,活命要紧!

照这样下去,如果没有外力打断,他是真会被楚梦瑶活活吸干的。www.31xs.com

“啊?帮忙?”

童师兄一愣,直至确认吴刑的表情不是开玩笑之后,这才意识到不太对劲,当即上前想要拉开二人,然而就在他手接触到吴刑的瞬间,那股笼罩在吴刑身上的莫名吸力就同时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体内的真气随之失控,疯狂地涌向吴刑体内,然后再最终流向楚梦瑶!

“什么情况!”

童师兄顿时脸色大变,好在他经验够丰富,二话不说直接封闭住自己的经脉,虽然即便这样也无法治本,在那股莫名吸力之下他体内的真气还是会从经脉缝隙中溢出,但是,这样多少能为他接下来的动作争取一点时间。

真气爆破!

顾名思义,便是在体内直接引爆真气,借此释放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以此来抵消那股无与伦比的莫名吸力,这是童师兄此刻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伴随着一声轰然爆响,童师兄被真气爆破的反作用力当场震飞,这才总算侥幸脱身,而他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足足五成真气,还有一身不轻的反噬内伤。

真气爆破的原理听起来简单,但要真正使用出来却不容易,分寸极难把握,关键是必然会被反噬,也就童师兄这种活了几百年的老狐狸才能用得如此娴熟,没办法,作为一个没有特殊背景的修炼者,这种只能算大路货色的绝招已经是他压箱底的底牌了。

脱身之后,童师兄顾不上喘气,从旁边抬起一块厚实的石板,以石板为盾,奋起全力冲向吴刑。

没办法,他现在可不敢再用自己的身体去触碰吴刑了,这要再来一次,他别说还有没有真气爆破的机会,就算勉强还有一线机会,他这一把老骨头也受不了啊。

砰!在石板的巨力撞击之下,吴刑终于倒飞而出,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只剩不到半成。

死里逃生。

看着丧失意识缓缓倒下的楚梦瑶,吴刑和童师兄面面相觑,再也不复刚才半点轻蔑,反而心有余悸如临大敌,别说拿楚梦瑶泄愤了,就连稍微靠近一点都不敢。

童师兄这种惜命的老油条自不必说,就是心高气傲如吴刑,猝不及防一下吃了这么大的亏,恐怕都能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了。

要知道,他现在可不仅仅是被耗去九成半的真气那么简单,虽然真气消耗对于修炼者是常事,正常就算消耗了也能慢慢补回来,大不了花上几块灵玉而已,但问题这是有个限度的,一下子消耗七成以上就有境界不稳的风险,很难完全恢复过来。

至于像吴刑这样一下子近乎真气见底的,即便配合灵玉乃至专门恢复真气的丹药,恐怕都够呛,十有仈Jiǔ要掉一层境界,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能不能恢复的问题了,而是直接关系到以后潜力还能否变现的问题!

掉级很伤元气,但凡有过掉级经历的修炼者,哪怕之前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从此也都会变成泯然众人的废柴,再难有半点寸进,这是修炼界公认的常识。

“给我杀了她!”

吴刑几乎是从牙缝间蹦出了这句话,就因为这么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本该前途无量的他头上便罩了一层厚厚的阴霾,任谁也都会气急败坏啊!

“啊?”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 | 第85~86章

第85章

童师兄顿时懵了,扭头纠结的看着吴刑:“可是堂主那边?”

如果没有见过堂主吴同天,楚梦瑶这种无关痛痒的青云阁新人,那杀了也就杀了,反正周围也没有其他耳目,事后随便编个事故也就糊弄过去了,可现在是在给吴同天做事,这要是擅作主张给弄死了,吴刑这个自家人当然不会怎么样,但总有人要受到迁怒的,倒霉的是谁可想而知。

真要坏了吴同天的大事,到时候,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混账!混账!混账!”

吴刑气得浑身发抖,但终究还是没有失去理智,沉默片刻后终于冷静下来:“带走。”

“我来?”

童师兄看了一眼楚梦瑶下意识后退。

“难道还我来?”

吴刑气得头痛,真气被抽成这个样子,他没有虚脱倒下还能正常站着,就已经称得上是毅力惊人了,能站着就不错,哪还干得了其他事情?

“可是……”

童师兄不禁有点虚,这种时候哪怕楚梦瑶完全没有意识,他也绝对没有半点想要靠近的想法,要知道算上真气爆破的话他也是损耗极大,这要再来上一次,那就妥妥完犊子了。

吴刑没有废话,就这么看着他,最终,童师兄怂了。

虽然还是怕出事,但他更怕得罪吴刑,磨蹭半天总算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找了一个装灵玉的大号筐子,从始至终不敢再触碰楚梦瑶的身体,隔着老远用几根担架将楚梦瑶架了进去,然后再找一个将休颜儿也装起来,这才跟个长工似的吭哧吭哧将两女挑走。

…………

灵玉堂议事厅。

每逢初五,议事厅内都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这跟平日的唇枪舌剑不一样,因为灵玉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每月初五是小议,灵玉堂排名前九的所有实权人物必须全员到齐,一般细枝末节的小事是不会拿到这个特殊的日子来议的,这种场合,只会讨论那些事关重大的大事。

当然,但凡大事就不是轻易能够议定的,除非所有人意见一致,否则每月初五的小议只能算是灵玉堂这一众大佬们的碰头会,试探一下彼此的意向和战队,真正拍板的日子是初八,也就是说,中间会留出三天进行幕后操作的时间。

按照定例,提上初五小议议程的事情,初八必须拿出定论!

这样的日子,对于灵玉堂一众实权大佬的意义可想而知,这是最能彰显他们权势的巅峰场合,作为资历深厚的副堂主,佟飞对于这样的气氛自然不会陌生,然而当他走进议事厅大门的时候,脚步却是不由微微一顿。

除他之外,其余有权参与议事的八位实权人物,包括堂主吴同天在内居然已是全员到齐!

乍看起来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但佟飞却已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今天这个小议,恐怕要出事啊。

“老佟来了,可以开始了。”

吴同天淡笑着主持大局。

佟飞点点头,看了在座众人一眼,从容落座。

“今天小议,讨论的议题只有一个,三大阁和各独立部堂的灵玉分配。”

吴同天开门见山。

如此简单直白的开场方式,着实令佟飞倒吸一口冷气,灵玉分配,说白了就是三大阁内部刺刀见红的利益争夺,这种事情就算放到最高的长老会上都争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在座区区灵玉堂这几号人,怎么决定得了?

别看他们坐在这里是一方实权大佬,可到了长老会那种级别,包括堂主吴同天在内,有一个算一个根本连开口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三大阁和各个独立部堂之间该如何分配,长老会早有定议,还需要我们讨论吗?”

佟飞当面质疑。

灵玉堂虽然是三大阁的钱袋子,但这些钱该怎么分配怎么用,灵玉堂本身并没有任何发言权,说白了只是守着库房钥匙的看门人而已。

“先别激动老佟,长老会虽然有定议,可现在的问题是上个月灵玉开采量锐减了足足一成,根本满足不了预定的额度,虽然还有些库存,但寅吃卯粮不是办法,诸位和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总不能尸位素餐,总得拿出个方案才行。”

吴同天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上报长老会,这种事情可不是我们几个能够私下拍板的。”

佟飞皱眉。

“上报长老会?到时少不了挨训受罚,因为这点事情,不值当吧?”

坐在吴同天右手边的另一个副堂主宋三首开口道,他是吴同天一手提拔上来的左膀右臂,自然唯其马首是瞻。

“就是啊,就算报上去了,上头还是得来回扯皮,也未必能有个明确的解决方案,还不如我们自己先定个方案,也好为上头分忧。”

紧跟着开口的是矿区总领沙义古,同样是吴同天系的中坚人物。

“赞成。”

素来沉默寡言的玉库总领白青也跟着附和。

如此一来,吴同天一系的实权人物已经全部表态,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规矩,剩下五人之中只要再有一人赞成,吴同天就能以堂主威权强行通过,其他人再怎么反对都没有用。

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

第86章

“我反对,坐在灵玉堂实权议事的位置上,我们要做的是尽责职守,而不是擅作主张,真要闹出了乱子,在座各位谁担得起?恐怕够呛吧。”

佟飞再次当面反驳。

佟飞之后,紧接着其他四位实权人物也跟着反对,而这四人,跟佟飞一样有着共同的特征,都是在吴同天上位之前就已位列灵玉堂议事厅的高层,资历深厚。

五比四。

吴同天的脸色不由沉了下来,这样的结果并不让人意外,事实上如果他能拉拢到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借此掌控大局,只可惜这四人一个比一个老顽固,想要在短时间内真正将他们拉拢到麾下,根本没有希望。

关键,还是在佟飞身上。

佟飞这个实权副堂主的存在,成了这四个老顽固的主心骨,也是佟飞将他们四人聚到了一起,若非如此,以他们自己本就存在的各种明里暗里的矛盾,根本不可能这般同进同退。

只要整垮佟飞,便能各个击破,到时,吴同天才有机会真正掌控住整个灵玉堂的大局。

“各位,谁赞成谁反对都先别急,不妨耐心一点,先听听宋副堂主的意见。”

吴同天给宋三首使了一个眼色。

“灵玉开采锐减一成,相应给三大阁和各部堂的份额自然受到影响,但要说每家都照例减一成,恐怕怨声载道很难推行,正好上个月冲天阁因为举办内门大比,额外多拨了一部分,不如这次缩减的一成就直接算在冲天阁头上。”

宋三首建议道。

“所有灵玉分配,冲天阁三成,玄机阁两成半,青云阁两成半,其余各部堂共分两成,这是千百年来的定例,按你的意思,其他两阁和部堂不变,唯独冲天阁比以往少拿三分之一?”

佟飞确认道。

“正是。”

宋三首点头。

这下,除了早已通过气的吴同天一系外,包括佟飞在内的其他人不由集体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天,这帮人竟是准备拿冲天阁开刀啊!

缩减谁的份额都可以理解,但是缩减如日中天的冲天阁?这帮人哪来的胆子!

这要放到世俗王朝,就等同于今年税收减少,然后底下一帮人拿出一个议案,说大家所有人都肉照吃酒照喝,唯独高高在上的皇帝得缩衣节食。

这尼玛要是个傀儡皇帝也就罢了,关键冲天阁不是啊,有上官天华坐镇的冲天阁,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三大阁之首,其他两阁加起来都未必能够抗衡的庞然大物,换做世俗皇帝,就相当于手里握着东厂和锦衣卫,同时还有实实在在的兵权,这太岁头上你也敢动土?

这帮人疯了吧。

“吴堂主,这是你的意思?”

佟飞看向吴同天。

换做其他人倒还罢了,要知道,吴同天可是实实在在的冲天阁弟子,坐上灵玉堂堂主之位前还是冲天阁内门的实权人物,虽说到了独立部堂之后,立场转变也很正常,可像他这样屁股都还没坐稳就直接拿本家开刀的,放在三大阁几千年的历史上恐怕都是头一遭!

“呵呵,我是冲天阁出来的,可以说我的一切都是冲天阁给的,对于冲天阁的感情绝不在任何一个冲天阁弟子之下,但公是公私是私,这一点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既然冲天阁上个月多支了,这个月少支一些也是应该。”

吴同天竟是当场承认了。

“那以后呢?”

佟飞追问,如果只这一个月特例,也许还勉强有一丁点可能性诌得过去,要是以后也都这样,那妥妥是找虐的节奏。

“以后的事情自然以后再议。”

吴同天笑而不语。

佟飞和其他四人相视一眼,这下是彻底看不懂对方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了,毫无疑问,单以吴同天自己是绝不敢这么向冲天阁挑衅的,真要闹到了上官天华那里,别看他是灵玉堂堂主,人家捻死他不会比捻死一只蚂蚁费力多少。

吴同天不傻,他敢这么做,背后必然有着通天的倚仗。

“既然如此,我还是保留意见。”

佟飞沉声道,紧接着其他四人也做出了相同的表态,此时他们有一种共同的危机感,因为吴同天这突如其来的一手,他们连带着整个灵玉堂貌似都已经卷入到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了。

“也行,那今天小议就先到此为止,我的意思大家也都知道了,三日之后的初八大议,这件事必须要拿出一个结果,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吧。”

吴同天淡淡一笑,当即宣布散会。

众人带着疑虑各自散去,佟飞却被吴同天单独留了下来。

“吴堂主还有别的事?”

校花番外之梦瑶传 | 第87~88章

第87章

看着老神在在的吴同天,佟飞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说实话他对吴同天的评价并不算高,可今天这一出,倒是真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了,其他不说,至少吴同天敢拿冲天阁开涮的这份魄力,绝非等闲可比。

“老佟啊,说起来我们两个也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虽然在很多公事上见解不同,但不管怎么说,都还算是老朋友吧。”

吴同天说着亲自给佟飞倒了一杯上等灵茶:“来,这是我从小阁主那儿讨来的上等古丈毛尖,尝尝。”

“小阁主?”

佟飞一愣。

“哦,就是上官千里,一句玩笑话,叫习惯了。”

吴同天哈哈一笑。

上官千里,算起来也是上官家族根正苗红的嫡系子弟,其祖父上官清云乃是上官天华唯一的嫡兄,据传幼年时期的上官天华就是他一手拉扯大,乃至上官清云之死也都是替上官天华挡刀,毫不夸张地说,嫡兄上官清云就是上官天华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这种情况下,作为上官清云一脉的嫡长孙,上官千里在家族中的地位可想而知,如今上官天华唯一的儿子音讯全无失踪多年,而唯一的孙辈上官岚儿又是个胸无大志的女流,真要传位的话,最有可能的继承人就是上官千里。

何况,上官千里本人也是极其强悍,无论天赋还是实力,同辈之中除了上官绝之外,无人可与之相提并论,论心计手腕更是远在上官绝之上,小阁主虽然只是一句戏称,但真要说起来,他还真担得起!

“别愣着啊,这茶就要趁热,凉了可不好喝。”

吴同天殷勤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佟飞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确实清香扑鼻,整个人瞬间心神通透,忍不住赞叹一句:“不愧是三百灵玉一两的上等灵茶。”

“你要是喜欢,我这里还有一些,要是还不够的话,我给你跟小阁主牵个线,你自己去讨他要,他准给。”

吴同天意有所指的点了一句。

“哦?我还有这么大面子?”

佟飞顺势试探。

“你佟飞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别的不说,小阁主可是跟我提过好几次了,他很欣赏你啊。”

吴同天言语中透着明显的招揽之意。

“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了。”

佟飞不置可否的一笑,他无法判断对方这话背后的意思,但本能告诉他这绝对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一旦踏足,说不定就是万劫不复。

“今日小阁主正好摆宴,不如随我一道见见?”

吴同天顺势道。

“改日吧。”

佟飞连忙拒绝,身处在他这个位置,要说完全不投靠一方大佬那是不现实的,可要让他就这么去见上官千里,那未免也太轻率了。

“也好。”

吴同天闻言一笑,并不强求。

“吴堂主还有其他事吗?”

佟飞忍不住再次发问。

第88章

“没有,单纯就是想让你尝尝我这古丈毛尖,另外就是想说一句,只要老佟你愿意,我这里始终对你扫榻以待,除我之外,灵玉堂再无人能居于你之上,这是我的承诺,始终有效。”

吴同天正色道。

“那就多谢吴堂主的好意了,只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佟飞喝完杯中灵茶,对吴同天行了一礼,当即转身离去。

留下吴同天一人独自对着偌大的议事厅,半是戏谑半是遗憾的感叹一句:“那还真是可惜了。”

离开议事厅,佟飞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其他那四位实权人物,同为灵玉堂的资深高层,他们这段时间始终都是同进同退,面对吴同天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一出,他们必须尽快通气达成共识,否则拖到初八大议还无法决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按照惯例,佟飞派人传讯给四人,让他们到自己洞府汇合,而他自己则准备去一趟冲天阁,想要找人打探一下冲天阁近况,虽然目前为止还无法判断吴同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至少可以肯定,其落眼点必然在冲天阁。

极有可能,与上官千里这位小阁主有关。

然而没走几步,佟飞顿时就感觉不对,元神受侵!

作为一个元婴期高手,到了他这种级别,元神已是十分强大,除非遭受到专门且层次极高的神识类攻击,否则几乎不存在出问题的可能,然而此刻,佟飞分明感受到自己元神开始出现了一丝混乱,莫名其妙且异常顽固,完全镇压不下去,反而不断侵蚀着他的灵台清明。

灵茶有毒!

佟飞立马联想到刚才喝下的古丈毛尖,以他的境界,灵玉堂之内没人能够如此悄无声息的入侵他的元神,就是吴同天也不可能,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在灵茶之中下毒。

这,才是吴同天刻意将他单独留下来的真正意图!

“他怎么敢!”

佟飞觉察到这一点后不由震惊,他跟吴同天是不对付,他也深知吴同天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吴同天居然敢这么做。

毒杀他这个灵玉堂副堂主?不是佟飞戒心不足,而是这种事情真的难以想象,不管吴同天事后再怎么遮掩,也绝无可能瞒过公羊杰麾下的执法堂,到时候必然曝光,吴同天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就算背后有上官千里这样的大人物,都不可能站出来保他。

毕竟,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无异于打脸长老会竭力维持的三大阁秩序,谁站出来说一个不字,谁就是三大阁的敌人,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震惊之余,佟飞急忙赶回自己洞府,他不知道毒性到底有多烈有多强,如果运气够好,回到洞府服下相应解毒类丹药的话,也许还能多捱一段时间,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半炷香后,当佟飞回到洞府,元神已是彻底陷入混乱,连带着整个意识都已模糊,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虚幻,不过令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并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痛苦,元神也没有任何要崩溃的迹象,只是变得不受控制。

最奇妙的是,他反而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那种带着几分**的感觉令人似醉非醉,飘飘欲仙。

突然之间,佟飞明白了自己所中的毒药。

神仙醉。

严格来说,这不算毒药,而是一种佳酿,一种据传连神仙都能醉倒的绝世佳酿,其酒性之烈,哪怕是高等级的修炼者只要喝上一滴,都会醉生梦死,而在醉生梦死之际,早已被元神压制的属于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便会被诱发出来。

而这其中以淫欲最盛,毕竟饱暖思淫欲,万恶淫为首。

踉踉跄跄的回到洞府,房门大开,佟飞迷乱的目光很快就被床上一个窈窕有致的女子身影吸引,虽然本能觉得这其中不太对劲,但问题是,他此刻以压制不出本能的玉望。

堂堂元婴期高手,在神仙醉面前,硬生生沦为了只受本能驱使的禽兽。

床上的女子,正是楚梦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