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最佳女婿 > 第544章 山区禁地

第544章 山区禁地

林羽见老村长情绪如此激动,顿时大惑不解,诧异道:“老村长,这是为什么啊?!”

老村长双眉紧蹙,略一沉吟,指着林羽所画的箭头里面的位置闷声道,“这里是这一片深山老林,我们祖祖辈辈,从来都把这一片视作禁区,因为这里面的地形比外面要复杂的多,大型野兽也多,原先进去过去的人,几乎全都没有出来过,所以这里面十分危险,你们绝对不能进去!”

“不能吧,有这么夸张吗?!”

林羽蹙着眉头疑惑的问道,显然有些不相信。

“难道你认为我这个老头子会骗你不成?!”

老村长眉头紧蹙,有些恼怒,语气十分的坚定说道,“再说,这位置也太偏了,离着我们的村子和军营都很远,都快出省了,就算有病毒,也不能是从这里过来的吧?!”

“是啊,老村长说的对,这里面都是深山了,而且地势险要,就连我们这些老人也都没怎么进去过!”

老村长旁边坐着的一个上了头发花白,瞎了一只眼的老人看了眼地图上的区域,也跟着点头附和着说道。

“不过现在这些后生里,听说秃子好像进去过,是吧?!”

独眼老人狐疑的冲老村长问道。

“进去什么,秃子也不过是在这片山的边缘上转了转罢了!”

老村长皱着眉头说道,“当时要是进去了,估计命都丢了!”

林羽有些狐疑的望了老村长一眼,不知道老村长说的是实话,还是在这里故意吓唬自己呢。

“总之,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老村长把地图往桌上一拍,语气决绝的说道。

林羽见他态度如此强硬,便也只好作罢,毕竟没有人家的人领着,他根本也进不去。

等到宴席结束之后,田首长就给大家开了个会,跟大家说了一些明天进山的具体注意事项,嘱咐大家进山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随后老村长将村民们分了分组,每两个村民负责带一组医学专家上山。

欧洲医疗协会和XS组织那边也学着米国医疗协会这边的方式,把所有的人两两分组,分头行动,增加找到病毒宿主的可能性。

林羽和安妮分到的两个村民是兄弟俩,叫大顺和小顺,都死二十出头,看起来憨厚老实,给人感觉特别的踏实。

“老村长,你给我们找俩这么年轻的小兄弟,行吗?!”

林羽看了眼大顺小顺,有些不放心的冲老村长问道。

老村长吧嗒两口旱烟,笑道,“你就放心吧,这俩小崽子是我特地帮你找的,你别看他们年纪小,但是机灵着呢,他们的爹是药贩子,长年上山采药,号称我们当地的活地图,附近这几片山区没有他们爹不知道的地方,这俩小子三五岁就跟着他爹上山采药,所以对我们这一片也是熟的很!”

“就是,何大哥,有我们给你带路,你就放心吧,保证倒迷不了!”

小顺笑着担保道,“倒迷”是他们这的方言,意思是迷路了,分不清东南西北。

“是吗?”

林羽听到这话咧嘴一笑,问道,“那既然你们爹是活地图,为什么不让你们爹来带路呢?!”

大顺和小顺闻言面色齐齐一黯,低下头没有说话。

“他们俩的爹娘,是第一批得病的,上个月的时候……死了……”

老村长吧嗒了两口烟袋,低声说道。

“对不起……”

林羽轻轻叹了口气,随后面色一凛,冲大顺小顺郑重道,“你们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找出病毒的来源,帮大家医治好这种怪病。”

“大家都听好了啊,我再明确的说一遍,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我们可以在天亮前出发上山,但是傍晚四点钟的时候,一定要准时往回走,争取在天黑前赶回到军营!”

范延扯着嗓子跟大家提醒道,“这片山区都是典型的原始山区,可能会有野兽出没,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因为在山上宿营的话将会大大的增加危险性,所以田首长要求大家调查完之后,一定要赶回军营过夜。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林羽等人便各自回了军营给安排好的宿舍。

为了安全起见,田首长特地将林羽和安妮这些人安排在了军营的最里侧,远离那些生病的士兵,同时给他们配备了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

但是因为现在情况特殊,终究兵力有限,所以负责警备巡逻的士兵也没几个,只能在外围的主路上来回巡逻戒备。

不过一旦有动静,他们倒是也能迅速的支援。

因为这次来的人太多,范延给大www.31xs.net家安排的都是集体宿舍,基本上都是五六个人住一屋,不过鉴于林羽和安妮身份的特殊性,范延特地给林羽和安妮在最后面的一排宿舍区,给他俩一人安排了一间单人间,而且是紧靠着的单人间,方便他们有事情可以互相照顾。

林羽收拾好东西后,便想着跟江颜开个视频,但是山区里信号太差了,说话都费劲,所以林羽只好改成了发信息,大致问了问叶清眉的情况,得知叶清眉情况暂时稳定,已经转到军区总院了,林羽这才松了口气。

跟江颜聊完之后,林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头一次睡这么早,他还多少有些不适应,山区里一到晚上特别的安静,除了外面偶尔传来一些不知名的鸟叫声和窗外的蟋蟀声,几乎没有其他的杂音。

“咚咚咚!”

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接着便传来了安妮的声音,“何,你睡了吗?”

林羽一听是安妮,赶紧起身下床,打开灯,把门打开。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何!”

安妮见林羽只穿着一件小背心,面色不由微微一红,“我自己在那屋,有些害怕……”

“没事,我正好也睡不着呢,进来聊会儿吧!”

林羽立马一闪身,把安妮让进了屋里。

“何,今天多谢你救了我!”

安妮坐下后,想起今天下午的事情,仍旧心有余悸,语气感激的冲林羽说道。

“没事,应该的!”

林羽笑道,“你也别怪他们,他们这些人因为条件的限制,没受过什么太多的教育,做事难免有些激进!”

安妮点点头,笑道:“我知道。”

说着她突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银质的小型手枪,递给了林羽。

林羽看到她手里的枪不由微微一怔,疑惑道,“这是?”

“何,我打听过了,山里确实比较危险,这把枪你带在身上防身吧!”安妮面色凝重的冲林羽说道,“这是我来之前特地带的。”

“不用了,我没怎么用过枪,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林羽见安妮竟然把自己防身的枪给他,不由有些感动。

“那好,那我拿着,我保护你!”

安妮略一迟疑,把枪又拿了回去,十分认真的说道。

“好,那就拜托你了。”

林羽忍不住被她这一本正经的话给逗笑了。

“何,我……我还是回去吧,免得打扰你休息!”

安妮跟林羽聊了好一会儿,意识到已经太晚了,赶紧看了眼手表,起身要往外走。

“你自己一个人不是害怕吗?!”

林羽皱了皱眉头,望了眼外面摇晃的树影,感受着四周静悄悄的氛围,这要是灯一关,别说是安妮了,就是他心里也不由有些发毛,毕竟这里说到底还是荒郊野岭啊。

“没事我……我看会书,不睡了……”

安妮面色变了变,咬咬牙说道。

她从小到大娇生惯养,洗澡水都有人放,哪遭过这种罪啊,她现在都不由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她想过把自己的助理叫过来,但是床太小了,根本睡不下,而且要是让自己的手下知道自己又这么胆小的一面,她又怕抹了面子,扫了威望。

“那怎么行啊,要是不睡觉,你明天哪有精神,再说,我们要在这里住好几天呢,那要不你就在我这里凑合一晚上吧,我把床让给你,然后我用木板子打个地铺吧,也一样!”

林羽想了想,冲安妮问道。

“啊?这……这不好吧?”

安妮听到林羽邀请她共处一室,白皙的脸上再次浮起一丝红晕。

“我倒是没什么,不过就是怕坏了你的名声!不过好在我们住的这里偏,没人能注意到,你早上早点回去的话,应该没人发现!”

林羽笑着说道,“你觉得怎么样?”

安妮低着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怎么,你……信不过我?你手里不是有枪嘛!”

林羽见她没说话,开玩笑的说道,“我要是有什么不轨,你就开枪打死我!”

“不,不是,我怎么会信不过你呢!”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急忙摇头,“我只是觉得让你睡地上,不好意思!”

“没事,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没那么矫情!睡哪儿都一样!”

林羽笑了笑,接着便去了安妮那屋,将她的被褥和床板子搬了过来,随后他自己在地上打了地铺,让安妮去床上睡,接着便关了灯。

安妮躺在床上后心噗噗直跳,紧紧的咬着嘴唇,搓着手指,显得十分的紧张。

毕竟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跟男孩子共处一室呢。

虽然米国观念比较开放,男女生谈恋爱都比较早,甚至很多十六七岁就已经发生了关系,但是她跟米国普通的孩子不一样,她生来就是为医学做贡献的,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她的一切精力都贡献给了医学,对她而言,医学就是她的男朋友。

所以她一直到现在不仅都没有经历过人事,而且连恋爱都没谈过。

所以第一次跟一个男人住在一屋,她难免有些紧张,而且她虽然对林羽的医术十分敬佩,但是跟林羽之间接触的次数不多,而这次来华夏,也不过才是他们第二次在现实中接触,要是林羽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彬彬有礼、正人君子,要是一会儿对她见色起意,扑到床上来,她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开枪打死他吗?!

可是她有些舍不得……毕竟林羽是她的好朋友,是她敬佩的同行,而且今下午还刚刚救了她一命。

但是不开枪的话,难道任由他对自己胡作非为吗?!

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刹那,旁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呼噜声,安妮转头一看,发现林羽竟然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顿时怒从心起,杏目圆睁,双眉紧蹙,甚至比刚才幻想林羽对她见色起意的时候还要生气!

他竟然睡着了!

而且还睡的这么快!

要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跟她这么个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的大美女同屋而寝,都会心有涟漪,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吧?!

可是这个何!从关灯到入睡,竟然都不到一分钟!

侮辱!

这是对她**裸的侮辱!

安妮气呼呼的躺了回去,在自己的胸前和脸上摸了摸,心里头一次生出了一种不自信的情感,莫非是自己老了吗?!没以前好看了吗?!

看来这次任务完成后,需要回去好好的做做保养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林羽便醒了,把安妮叫了起来,催促着她回屋。

虽然林羽是为了照顾安妮的名声,但是他急切的样子,在安妮看来,似乎是为了保全他自己的名声,安妮噘着嘴气呼呼的拱上鞋回了自己的屋。

随后林羽和安妮各自换了一深利落的登山服,收拾好上山所需的东西,背上登山包,去了食堂集合。

此时欧洲医疗协会和XS组织的人也都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候互相对视的眼神中都带有一种明显的敌意。

今天这次行动,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场竞赛,一场残酷的竞赛!

所以所有人都憋着一股劲儿,都想抢在对方前头找到病毒的宿主。

吃过饭之后田首长再次跟大家强调了一下安全方面的问题,嘱咐大家不管有没有收获,都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本来他想每个组都派一两士兵跟着山上的,但是因为部队里生病的人数太多了,光病号都照顾不过来,所以他只能每组分发了两把手枪。

“早知道发枪,我自己都不用带了!”安妮撅了噘嘴,嘟囔道。

“拿上吧,多带一把,就多一分安全!”

林羽冲她笑了笑,见安妮噘嘴的样子没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冷漠感,反倒平添了几分可爱的感觉。

随后众人便从食堂赶往了大门口,而老村长早就带着昨天选好的向导等在了军营的外面,见到林羽等人立马哗的站了起来,各自找向了自己的队伍。

“何大哥,安妮会长,我们来帮你们拿行李吧!”

小顺跑过来后笑着冲林羽和安妮说道。

大顺在一旁也跟着连连点头,呵呵的笑着。

“不用了,我们自己拿就行!”林羽笑着摆摆手。

“还是我和我哥来吧,我们种地的,身上都有把子力气!”

小顺说着便直接将林羽肩上的包拽了下来,递给了大顺,接着又接过了安妮的包。

“谢谢了!”林羽笑了笑,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他发现了,大顺和小顺虽然是兄弟俩,但是性格截然不同,小顺比较机灵,而大顺则有些木讷,不过两人看起来都挺实在的。

随后一帮人便各自按照自己选好的区域和路线进了山。

起先山路很好走,但是很快便变得崎岖了起来,而且山上茂林密布,一进入里面,光线顿时黯淡了许多。

因为要寻找病毒的宿主,所以安妮沿路看到有可疑的东西和昆虫都要用镊子夹到随身携带的金属箱里,赶路速度倒也不算快。

“何大哥,安妮会长,小心着点脚底!”

走到一处平缓的路段后,走在最前面的小顺一手用镰刀砍着周边的树枝,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杆子,边走边在地上划拉着,“我们这蛇挺多的,好多都有毒!”

“蛇?!”

安妮听到这话面色瞬间一白,接着下意识的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显然有些胆怯。

林羽轻轻拍拍她的手,柔声安慰她道:“没事,你穿着那么厚的登山靴,它们咬不透的,而且就算咬了也没事,我可是中医啊,用着山上的药材也能救活你!”

安妮眨巴眨巴宛如宝石般的蓝眼睛,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林羽坚定的神色,内心不由生出一股暖暖的安全感。

“何大哥,你还懂药草呢!”

小顺兴冲冲的跟林羽问道。

“那是,我是中医啊!”

林羽笑道,理所当然的说道。

“现在好多中医只认识药材,压根就不认识药草长什么样!”

小顺笑着说道。

“你们这里不只有药草,而且药草的数量和种类还不少呢!”

林羽观察着四周笑道。

作为一名中医,他对这些东西具有天生的敏锐性。

“那是,我们这片山可是神山,听说还有人从这里挖出过天材地宝呢,后来这人吃下后,就成了神仙!”小顺笑着打趣道。

天材地宝?!

林羽听到他这话神情不由一怔。

“何大哥,你别听他胡说,那都是神话!”

大顺罕见的笑呵呵的开口道,“不过我们这里倒确实有很多珍贵的药材!”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眼睛扫了四周一眼,对这片山区更加的好奇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林羽他们便已经翻过了一个山头,不过翻过这个山头后,对面的山头更多,而且海拔更高,连绵不绝,宛如没有尽头一般。

小顺指了指远处的山头,说那边全部都已经属于外省了。

林羽这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发展落后了,因为这里本来就处于三个省的交界地带,而且地形又这么复杂崎岖,自然就成了三不管地带。

看到如此广袤的地形,林羽这才庆幸自己可昨晚上进行了分组,两人两人一组的调查,否则他们要是一起行动的话,就是找个一年半载,也别想把这里走上一遍。

他们四个刚爬到第二座山的山腰,就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小顺看了眼时间,说不能再往上爬了,否则天黑前赶不回去了,接着便带着他们原路返回。

林羽他们赶回军营之后天已经暗了下来,其他组的人也都陆陆续续赶了回来,每组人手里都提了一个金属箱,全都收获满满,甚至还有人抓了几只山鸡和野兔回来。

接着众人便对自己搜集回来的昆虫等生物进行了检测,但是让人失望的是,结果无一例外,找回来的这些生物,全都不是病毒的宿主。

不过众人失落过后情绪又恢复了正常,都知道这种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等天黑之后,安妮开门观察了外面一眼,见没有人影,便照例跑去了林羽那屋。

经历过一天的折腾,她也没心思瞎想了,躺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

随后几天,他们跟第一天一样,按照原有的路线继续进山、搜找,收集可疑物种,然后在天黑前赶回来,路越走越远,但是搜寻的可疑物种确实越来越少,不过让人失望的是,仍旧是一无所获吗,始终没有找到真正的宿主。

“何,这几天走的我感觉鞋子都要磨破了!”

晚上安妮泡过脚之后,坐在床上,捏着自己脚底磨得发红的白皙脚面轻轻的揉搓着,不停的叹着气。

林羽内心何尝不是火急火燎,但是这种事急不得,只能慢慢的来,好在他每天都给江颜打电话,叶清眉的情况一直在可控范围之内。

“来,我帮你按按吧!”

林羽搬着凳子坐到安妮跟前,未等安妮答应,便直接把安妮的白皙脚掌拽了过来,伸手在她的脚上按揉了起来。

“啊!”

安妮惊呼一声,随后只感觉脚上传来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同时带有一股清凉之感,浑身的疲惫顿时跟着一扫而光,她的身子顿时放松了下来。

作为江颜和叶清眉的御用捏脚师,林羽这一手捏脚的功夫可以说已经是炉火纯青,甚至他都不用思考,两只手便按照原先固定的手法游走了起来。

作为白种人,安妮的脚很白,比亚洲女人的脚掌略大,但是脚型很好,而且皮肤十分的嫩滑,抓在手里宛如一块洁白无瑕的羊脂玉,温软顺滑。

但是林羽此时却没有任何的心思欣赏安妮的美脚,他眉头紧蹙,一门心思回想着这几日的调查进展,随后冲安妮问道:“安妮,你说我们的调查方向是不是错了啊?!”

“嗯?啊……嘶……哦……”

安妮一张口,便忍不住发出了几声魅惑般舒爽的声音,因为林羽给她捏的太舒服了,她自己听的脸都不由一红。

“虽然这几日我们俩一直顺着一条路线查找,但是有这么多人都一起找,我觉得附近的山区可见的物种和可疑的宿主应该全部都被查验过了!”

林羽蹙着眉头说道,“要不我们去更深入的地方调查调查?!”

林羽不由想起了一开始老村长极力阻止他们进入的那一片深山老林。

“可是去那么远,又有什么意义呢?!”

安妮把脚从林羽手里抽出来,这才能把话说清楚了。

“你没发现吗,每到晚上的时候,有很多白天出来活动的鸟类和动物都往林子里跑吗?!”

林羽一边说,一边收回手摸起了下巴。

安妮看到这一幕顿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没想到林羽这么一会儿就忘了给她捏脚的事儿了,竟然拿给她捏过脚的手回去捏下巴。

她赶紧伸手把林羽的手打了下来,面带笑意的冲林羽埋怨道:“去,洗手去!”

“洗手?!”

林羽有些疑惑的把手往鼻子上闻了闻,顿时一股香气传来,忍不住疑惑道,“我的手怎么这么香啊!”

安妮忍不住再次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他们俩不知道的是,此时远处靠墙的一处暗影里,有一个人影一直盯着他们的房门,直到林羽他们熄了灯,这个人影才冷笑一声,转头朝着前面一排的宿舍走去。

灯光一闪,照亮他的面容,正是先前XS组织的混血男。

混血男快步的走回了宿舍,此时他们宿舍里查德正在跟自己的同伴下跳棋,其他XS的成员则凑在一旁打牌。

“查德,你还有心思下棋呢,你喜欢的女人都跟人家睡觉了!”

混血男一进门,便语气嘲弄的说道。

查德听到这话微微一怔,撇头看向混血男,冷声道:“你说什么?!把话说清楚!”

“我说,你朝思暮想的安妮,现在正在何家荣那屋里跟何家荣翻云覆雨呢!”

混血男嗤笑一声,“而且据我观察推断,他们已经连着好几晚上都睡在一起了!亏你还把那个安妮奉为纯洁的圣女!”

“胡扯!你在胡扯!”

查德瞬间勃然大怒,猛地起身,一把撕住了混血男的领子,把他推到了墙上,目眦尽裂的怒声道,“安妮是绝对不会看上肮脏龌龊的华夏男人的!”

混血男嘴角挑起一丝微笑,说道,“不信你就跟我过去听听!”

查德见混血男如此自信,不禁有些狐疑,一把把他松开,率先快步走了出去,混血男拍拍胸口的衣服,也立马跟了出去。

“何,你刚才的手法好特别啊,我感觉好舒服啊!从脚趾到头顶的那种舒服!”

此时林羽和安妮已经各自躺下了,安妮感受着脚底的酥软,想起林羽捏脚的手法,仍然感叹连连,冲林羽询问道,“你以前也一定对你的妻子这么做过吧?!”

“嗯,为我妻子做过很多次,便形成习惯了,现在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林羽笑道,“你要是睡不着的话,我还可以为你再来一次!”

“听到了吧!”

此时躲在门外墙角的混血男忍不住嗤笑一声,低声冲查德说道,“你喜欢的圣女似乎很喜欢这位何先生的服侍呢!”

他俩已然将安妮和林羽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就算他们动动脚指头,也能从林羽和安妮这番话里听出来,这一男一女在讨论男女那方面的事,而且安妮似乎还在回味林羽的技术!

“法克!法克!贱货!贱货!”

查德气的浑身发抖,压低声音,从喉咙眼里嘶吼着说道,“这个贱人,竟然宁愿跟一个结了婚的华夏小子厮混,也不愿意接受我!”

“嘘!”

混血男赶紧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低声道,“听!”

这时林羽和安妮已经在商讨起了第二天的调查方向。

“要我说,就按照我说的,去那片深山里调查!”

林羽沉声说道,“我觉得肯定有很多生物晚上会躲进深山里,所以它们中很多我们可能根本就没有接触到!”

“可是老村长不是说了吗,那里面很危险!”

安妮听到这话立马翻了个身,将脸转向林羽,语气担忧的问道,“就连很多当地的村民都没进去过呢!”

“正是因为没人进去过,所以我们才要进去!”

林羽皱着眉头说道,“再说,他们不是说那个秃子进去过一次吗,我们让他帮我们带路!”

“那个秃子?!”

安妮想起那个秃子面目可憎的样子,忍不住心头有些不畅快。

“没事,你要是害怕的话,就不用去了,我自己去!”

林羽转过头冲安妮温柔的说道,“这几天你实在有些累坏了,留在军营好好休息休息吧!”

“不,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去!”

安妮急忙说道,“没事,我跟你一起去,而且我对那里面也十分的好奇!”

“贱货,贱货!”

门外的查德紧咬着牙,不停的低声咒骂。

“走吧!”

混血男见事情听的差不多了,便立马拽着查德走了,一直走出数米远之后,才一把抓住了查德的手,伸手在查德的胸口摸索了起来,轻声说道:“怎么样,现在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了,你知道我才是真正对你好的人了吧?!”

查德一把抓住了混血男的手,用力的甩开,冷声道:“我就是得不到安妮,也不会喜欢你!”

说完他转头快步往回走去,混血男气的紧紧的攥住了拳头,眼中闪着一股恨意,冷声道,“那我要是帮你把这对奸夫淫妇除掉呢?!”

查德听到这话猛地站住,回身疑惑的望了混血男一眼,“这是在华夏,在人家的地盘上,而且安妮又是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要是查到我们身上,麻烦可就……”

“放心吧,没有人会知道是我们干的,也没人会联想到跟我们有关!”

混血男眼睛一眯,闪烁着一股恶毒的亮光,“而且我会让他们死无全尸!”

“这,这怎么可能呢!何家荣的身手你可是见过的!”

查德皱着眉头,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据他所知,混血男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根本不是何家荣的对手。

“这个就不用你管了,我自有办法!”

混血男冷哼一声,随后走到查德跟前,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柔声说道,“我只是要让你知道,为了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

……

第二天一早,众人吃过饭之后,走到大门口之后,老村长已经带着村民等在了门口处。

“大家先等等,别急着出发!”

林羽冲众人喊了一声,随后迅速的跑到了老村长跟前,冲老村长讨好的笑道,“老村长,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今天别让大顺和小顺跟我一起了,帮我换个带队的!”

“把大顺和小顺换了?!”

老村长微微一愣,疑惑道,“怎么了,这俩小兔崽子不听你的话?!”

“这倒不是,他俩吧,路熟倒是路熟,但是感觉对这些树木植物什么的,认知的不那么熟,多少差点火候,而且很多事问起来,他们也一知半解的,有些耽误时间!”

林羽笑呵呵的胡扯道,“所以啊,我就想换换人试试,看能不能找个岁数大点的,经验多点的,跟着我一起,说不定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老村长见林羽说的头头是道,点点头,说道,“那行吧,我让老刘跟你们一起。”

“老村长,就不用您费心安排了,您看我自己挑一个人可以吗?!”

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自己挑?!”

老村长微微一怔,意外道,“你又不认识他们,你怎么挑啊?那你说吧,你想让谁跟你一起?”

林羽嘿嘿一笑,接着指了指远处的秃子,说道:“让他跟我一块儿吧,我听说他打小在山上的时间多,打猎也是一把好手,就他吧!”

“秃子?!”

老村长身子立马一挺,望着林羽疑惑道,“你确定吗?!你刚来那天,这小子可跟你闹过不痛快啊!”

“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再说,他当时也不是不相信我嘛,现在误会都解开了!”

林羽笑了笑,有些不以为意道。

“那行,既然你非要让他跟你一起,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还是得问问秃子自己愿不愿意,这是个浑头,他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没辙!”

老村长吧嗒着旱烟说道,接着招手叫过一个人来,吩咐他把秃子叫过来。

“老叔,您找我?!”

秃子立马晃着身子走了过来,瞥了眼一旁的林羽和安妮,显然还是有些不怎么待见。

“嗯,秃子,我告诉你,现在可是大家齐心协力的时候,你可得识大局!”

老村长沉声说道,“何医生今天想让你帮他带路,你自己想想,愿不愿意?!”

“让我跟他们一块儿?!”

秃子眉头一蹙,打量了林羽和安妮一眼,似乎有些犹豫。

“秃子大哥,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救人,你想想那些生病的乡亲!”

林羽冲他淡淡一笑,率先示好道。

要不是只有秃子才进过那片老山林,他才懒得跟这死秃子示好呢。

秃子舔了舔嘴唇,犹豫片刻,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望向老村长,点头道,“行,既然是老叔您的意思,那我就照办!”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