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这个皇子要上天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叶蓁出城!

第四百四十三章 叶蓁出城!

翌日。

朝堂之上。

和硕王叶凌玄当着垂帘听政的皇后娘娘公然对兵部尚书林正发难!当众指责他教子无方,让他的独子违背齐国吏律,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更让人震怒的是他竟公然将那姑娘掳至了一家客栈,借着父亲兵书尚书的名头强行让那客栈老板开了一间房,将那姑娘凌辱至死!

和硕王的话刚一出口,整个朝堂之上顿时陷入了一番诡异的寂静之中。

兵书尚书脸色铁青,帘子后面的皇后娘娘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不安。

这件事是昨日发生的,其实在场的所有官员已经全部知道了,兵部尚书林正一言不发,昨日的时候他听闻此事已经在第一时间赶到了那家客栈,但等他进入房间之后瞬间惊怒。

只见他那独子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床上那姑娘却是已经撒手人寰,死状惨不忍睹,从那暴露的尸体上的道道青痕来看,足以证明了这姑娘生前遭遇了如何非人的折磨。

林正的独子反应了大半天这才看到了父亲的到来,顿时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到了林正腿边,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此刻已经被吓的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明明记得是这姑娘说带他先去客栈休息的,而进了客栈之后也是这姑娘说仰慕自己许久,欲以身相许,当时他自己醉意朦胧哪里还管的了其他,直接便将那姑娘给抱到了床上。

待两人巫山云雨之后他便睡着了,谁知等他醒过来一看,这姑娘竟然已经没气了。

只见这公子赶紧搂着林正打大腿支支吾吾的说道:“爹....爹,这不关我事,真的不关我事啊!”

兵部尚书林正这个时候已是震怒,直接一个打耳光将他那独子打到了一边,颤抖的指着他骂道:“你...你这个逆子!”

林正混迹官场多年,懂的自然要多的多,眼下齐皇重病垂危,和硕王把持朝政,而他身为当今皇后娘娘的族兄,自然是保太子一派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和硕王早就将他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以前是他没给到对方机会,但是眼下可就麻烦了。

这件事说小很小,但若是被人借题发挥,那便就是一件大事了。

正当林正思考着如何先行将这件事压下去的时候,和硕王府的侍卫已经冲了进来。

兵部尚书林正大惊失色。

对方怎么来的这么快!

不过等他看到了和硕王叶凌玄的那一刻,再看到他那满脸的嘲讽笑意,便将一切都想通了。

原来竟是如此!

林正的独子当众被和硕王下了大狱,而这件事慢慢的发酵了一天,直至第二日这朝堂之上,和硕王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公然发难了起来。

林正知道这件事没法善了了,心中即便是再生那逆子的气,但那毕竟是他的独子,林正又如何舍得他在牢狱之中忍受那非人的待遇?

看着和硕王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目光,林正好似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出列对着帘子后面的皇后跪倒在地,尔后摘下自己的官帽,伏地说道:“皇后娘娘,臣自知臣之逆子罪孽深重,百死尚难掩他之罪责,但还请皇后娘娘看在臣多年为官兢兢业业的份上,放犬子一条生路吧。”

他这话一出口,一脸不安的皇后娘娘还尚未来得及说话,和硕王叶凌玄已经对着林正大声斥道:“林大人,天子犯法都当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你的儿子?”

林正不敢抬头,继续说道:“那逆子之所以能犯下如此大错,着实是臣管教不严,教子无方,臣有罪,再无脸面与各位同僚同朝为官,此番臣愿辞官回乡,还请皇后娘娘,和硕王看在臣多年为官的份上,给犬子留一条生路吧。”

和硕王还想开口,但皇后却抢先一步说话了:“林正教子无方,辞官之请求本宫答应了,但是林继业伤人性命在前,看在你的份上,虽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传本宫懿旨,将林继业仗责五十,驱逐长岳,终生不得回京!”

说完这话,帘子后面的皇后的身体也好似瞬间被掏空了所有力气一般,伸出右手不停的揉着眉心,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一丝悲意。

她的这道懿旨看似无情,但实则不然。

普通人虽然被仗责五十会有生命危险,但若是在第一时间被太医医治,也确实可以让他活下去。

她必须抢在和硕王之前出口,以叶凌玄现如今对林家的仇视来看,他如何会放林继业一条生路?

她是林家出身,兵部尚书林正是她唯一的也是一母同胞的族兄,而林继业又是林正的独子,整个林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她自然要想办法留下他的性命。

倘若林继业死了,那自己这两鬓微白的兄长如何还能活的下去?

莅林正听闻皇后懿旨,赶紧伏地说道:“臣!多谢皇后娘娘法外开恩!”

皇后轻轻的嗯了一声,摆手说道:“今日就到这里吧,本宫www.31xs.com累了。”

“臣等恭送皇后娘娘。”

退朝之际,叶凌玄看了一眼依旧趴在地上的林正,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

林继业被驱逐出都城,林正自然不放心自己这个儿子,反正他的辞官,所幸便带着一大家子离开了长岳居住在了城外二十里出的郊外。

长乐公主叶蓁被传唤入宫,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再次返回了太子府,直接对着子云吩咐道:“备马车,然后挑选五十名侍卫虽本宫出趟京都!”

今早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座长岳城,就连太子府的下人们也是一直在偷偷的议论着,而子云也猜到了公主此行的目的,没有丝毫犹豫,赶紧吩咐了下去。

而在找寻驾车的下人的时候,子云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温如言,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冷笑,直接走过去吩咐道:“你,跟我们出去一趟,给公主驾车!”

温如言一怔,然后点头。

这件事他自然也听说了,只是他跟那些下人不同,他想的更为长远。

兵部尚书在齐皇重病之后便一直站在和硕王的对立面,这么久以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偏偏为何昨日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而听闻那和硕王手段一贯狠厉,眼下有着如此天赐良机又怎会轻易的放过兵部尚书一家?

这林正跟当今皇后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他若出事,皇后自然放心不下,而皇后身居皇宫深处,不方便出宫看望,也只能让叶蓁代为出城了。

叶蓁出城?

一想到这里,温如言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